“践行十爱·德耀甜城”主题活动典型人物2018年第一季度候选人

黄辉跃

黄辉跃,男,汉族,中共党员,1965年12月生,内江市农业科学院副院长、研究员。

扎根农业,坚守麦田32年,麦田守望者黄辉跃为乡村振兴贡献着智慧和力量。他带领团队成员,历经20多年潜心研究、攻坚克难,主持育成8个小麦品种,内麦9号、内麦836号被农业部推荐为全国主导品种,截至2017年新品种种植面积达5000万亩以上,促进了农业增产农民增收;他带领团队攻克小麦的“癌症”——小麦条锈病,在小麦育种界引起震动,获得省部级以上成果奖励6项,其中“国家技术发明奖”二等奖一项。

耐住清贫

守住寂寞

1987年,刚从绵阳农业专科学校毕业的黄辉跃怀着对农业的热情,来到内江市农科院工作。“刚到农科院的时候,对这里的工作条件感到诧异。”黄辉跃说。

条件相当艰苦,不要说通公交车,连道路都是泥泞路,遇到雨天,不穿雨靴根本不要想进来。而且,饮用水质差、科研经费短缺、职工待遇低……

“我也有过放弃的念头,特别是在查出身体对小黑麦过敏的时候,有点灰心,也有点沮丧,很长一段时间都在想为什么一个从事小麦育种科研的人居然对小麦近缘新物种过敏,总觉得是很可笑的一件事。可是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站在路边,看着成熟的麦子,微风吹过,金黄的麦浪起伏,我心里一下子就敞亮了,付出了就有收获,什么样的念头都没有了。”

农业科研工作靠“背太阳过山”,那时分配到农科院的大学生连找对象都很困难,一批批年轻大学生纷纷“跳槽”,但黄辉跃毅然坚持下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这一干就是32年。

黄辉跃不是没有“跳槽”的机会。特别是2013年,当他拿回“国家技术发明奖”二等奖时,一些农科院校和种业公司纷纷向他伸出了“橄榄枝”。“我不是没有心动过,他们出的工资是我现在的好几倍。但心动也只是心动,我在这个单位几十年,对这片土地有感情了,舍不得!”黄辉跃说。

攻坚克难

执著科研

“在小麦研究领域,难度最大的要数选种了,一个优良品种的成功选育至少要10年时间。”黄辉跃说,通过小麦亲本的选育和遗传分析,最终,内麦8号被成功研制,并于2003年通过专家审定。多年来,黄辉跃一共主持育成8个小麦品种。2009-2013年,内麦9号、内麦836被农业部推荐为全国主导品种。

“农作物育种研究是一项异常艰辛的工作。每到小麦选种关键时期,他都会头戴草帽、脚穿凉鞋,跟我们一起到麦地里观察、记载、选种,早晨看,中午看,傍晚还在看。我们有时候忙完地里的活儿就回家了,他却不行,晚上还要加班把白天落下的行政工作完成。”小麦研究所所长汪仁权说,“选育种的时候,往往天气都比较热,田间温度常在35℃以上,有时候我们年轻人都吃不消,他在麦地里一站就是一天,衣服湿透是常事,手臂被麦芒刺伤,身上长疙瘩,奇痒无比,他就像没感觉一样,总是坚持到最后。”

为了选出优质的小麦种,每年他们要做上千个组合。小麦的亲本进行杂交之后,需要经过8-10代遗传,其形状才能稳定。内江属于丘陵地区,小麦往往一年只熟一季。为加快小麦育种进程,每年内江小麦收获完毕后,黄辉跃就带领团队人员像候鸟一样飞向阿坝、云南等地的高原地区再种一季小麦,相当于一年干两年的活。

小麦收获时,研究所收小麦跟普通村民也不一样,不是一次性收获,而是要先进行选种。选种时,要先查看和记录小麦的植株高度、叶片的宽窄、麦穗的长度等指标,再将其整株拔出。这样一株一株地选,无形之中就增加了工作量。这考验的不仅是专业技术,还需要多年的经验积累和足够的耐心、细心。

因为参与了多年的选育工作,黄辉跃几乎能用肉眼判断小麦的植株高度等数据。2009年4月的一天,黄辉跃和一名新来的研究人员在地里选种,同事准备量取小麦植株高度,黄辉跃随口便说出了数据。同事指了三株小麦,黄辉跃都说了出来,测量后一比对,他居然全部答对了。

2013年,市农科院参与完成的《小麦-簇毛麦远缘新种质创制及应用》项目获得国家技术发明奖二等奖,内江市农科院因成绩突出,被列为项目第二完成单位,时任小麦研究所所长的黄辉跃在6名主研人员中名列第四。

无私奉献

助农增收

“黄辉跃”这个名字前有很多前缀,比如:农业推广研究员、副院长、国际科技合作计划评价同行专家、小麦“癌症”的克星等。问起他最喜欢哪个名称,他总是笑着说,“小麦人”这个称号是对他几十年工作的认可,是他给农民交出的一份答卷,研究出高产、高抗、优质的品种,是每个科研人员的心愿,他也不能脱俗,当农民用新品种增收了,他就觉得这是他最大的成就。

小麦条锈病有小麦的“癌症”之说,一旦发生可能造成小麦绝收。黄辉跃下决心要攻克这一“绝症”。从1993年开始,他团结课题组科技人员,经10年攻关,2003年成功选育出抗病性特别强的新品种——“内麦8号”。经过多年多点试验检测,该新品种表现为免疫条锈病、免疫白粉病,这一结果在省内外小麦育种界引起震动。

新品种选育出来,只是科研工作的第一步,科研工作要取得成就,必须让新品种尽快在生产上大面积推广。“他已经是副院长了,这些事情他根本不需要亲自去做。”研究员唐建说,“可是为了好的品种能走进农户,他总是带领团队人员上成都、下重庆、到贵州。有一次,我和辉跃院长到重庆去发种,正值盛夏,我俩轮换睡货车车厢,长时间呆在车里又闷又热,那个滋味不堪回首。可从头到尾,辉跃院长一句怨言都没有。”

黄辉跃还经常冒着严寒深入田间地头,免费为农民传授技术,热心解答生产中遇到的问题,深受农民朋友的好评,成为农民的忠实朋友。在他的影响下,团队人员个个都像“拼命三郎”,全力以赴做好新品种新技术推广工作。功夫不负有心人。截至2017年,新品种累计推广种植面积5000万亩以上,创造社会经济效益20亿元。目前,内麦品种已成为四川的“当家品种”,为农民增收发挥了重要作用。

黄辉跃说,由于小麦的比较优势低于其他粮食种类,因而种植的人越来越少,“但研究工作不能停步,要做到‘藏粮于地,藏粮于技’”。而这,正是对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的“确保国家粮食安全,把中国人的饭碗牢牢端在自己手中”最好的贯彻与实践。